强大的吸血鬼当然不会就这么死亡,这也是为什么鲛人在这几十年来从来没有尝试亲自动手的原因,

    实力被封印的鲛人根本无法抵挡住暴走的吸血鬼,所以才需要利用美人,同时,也是为了报复人类,让人类被残暴的吸血鬼所厌弃,再也无法逃脱吸血鬼的统治,

    而吸血鬼也的确如同鲛人所想,在暴走的瞬间杀掉了美人,并开始对人类进行永无止境的报复,

    可鲛人忽略了人类的狡猾,被逼迫到了极致的人类虽然不知道鲛人在这中间做了什么,但依旧把一切都推到了鲛人的身上,

    终于,被“爱人”所背叛的吸血鬼彻底暴怒,看似冷静了下来,甚至变得比过去美人还没有出现之前还要宠爱鲛人,暗地里却在寻找彻底斩断鲛人的“羽翼”的方法,想要让鲛人再也无力反抗,只能成为他的禁.脔,

    被逼到极致的人类为了报复鲛人和吸血鬼,在吸血鬼的有意放纵下,翻遍了文献,创造了一个表面上看是用于彻底斩断鲛人和海洋之间的联系,让鲛人再也无法从大海里得到力量,实际上却是为了将鲛人永久封印在深海深处,无法离开的咒法。

    人类是狡猾的,也是崇明的,在一次次的研究当中,他们发现了之前美人经常穿的礼服上有鲛人的鲜血,上面甚至有属于鲛人的本源力量,于是,他们选择了一个仅仅在人类代代相传的,有关于鲛人的记载的一本偏僻的文献上记载的,恐怕连鲛人本身也并不在意的弱点,

    以鲛人的鲜血为引,反过来利用了那七件礼服的诅咒,硬生生让当时的人类抗下了强行运用不属于人类的力量的反噬,欺骗了吸血鬼,在吸血鬼的帮助下,将鲛人永久封印在深海深处。

    在鲛人在被封印之前,用了全部的力量诅咒了吸血鬼和人类,让他们永远无法离开这座古堡,让吸血鬼从此被鲛人的诅咒所侵蚀,再也无法恢复,让人类一代又一代的活下去,永远生活在吸血鬼的统治之中,

    心脏被银制匕首以及鲛人的力量所重创吸血鬼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为了中断封印再次被重创,又被鲛人的诅咒所侵蚀,从此只能长期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就连进食的时候也只能控制城堡让人类自己进入吸血鬼的房间,否则身上的伤将会越发重,直至死亡,

    人类为了不让吸血鬼相当接触封印的方法,将七件礼服藏在了城堡的不同地方,分别由不同的人藏起来,并且在回到牢房之后,立刻自尽,甚至连子孙后代都不知道礼服的位置,

    只能待在房间里的吸血鬼,只能抱着在封印鲛人之后因为身上的诅咒只能马上赶回房间之前扯下地其中一件礼服思念“爱人”。

    吸血鬼为了延缓诅咒需要鲜血,人类被压迫得越来越深,直到被磨灭了所有想要反抗的心理。

    想要破除诅咒,只有销毁那七件有着鲛人本源力量的礼服,但是受到诅咒的人类和吸血鬼,都无法对礼服进行破坏,于是,诅咒就这么进入了死循环。

    直到如今。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无论是我们还是你们,代表的都是人类一方,”五打量着弗兰,“我们在进入这个场景时被安排的身份是当年那些人类的后代,而你被安排的身份应该是刚被抓来的从外面来的人类。”

    “和我们不一样,你的身上没有诅咒,所以可以在城堡里自由活动,不用受到吸血鬼的存在限制,”五冷漠地看着弗兰,将一把生锈的钥匙扔给他,“如果想要离开这个场景的话,那我们就要按照人类的愿望,找到那七件礼服,然后完全销毁,我们属于被诅咒的人类这一边,所以无法销毁礼服,能销毁礼服的,只有代表着从外面来的人类的你。”

    “就是找到当初封印用的东西,也就是找到礼服,然后销毁,这就是你的任务。”五冷冷地看着弗兰,“好了,快滚,当然,如果你想一直待在这里和我们同归于尽我也没有意见,反正一直待在这里你也迟早会被诅咒。”

    所以弗兰就这么站在了牢房外面了。

    “啊,真的好麻烦。”弗兰重新将钥匙收进口袋里,“Me为什么要做这么麻烦的事啊。”

    【面包丸子:弗兰不要偷懒,快点把事情解决掉然后去找阿纲~~~】

    【橙子:刚刚那故事到底是谁写的剧本,太狗血了吧。而且无论是吸血鬼还是人类都是自己做的诶干啥还要解除诅咒( ̄ー ̄)】

    “Me有什么办法嘛,”弗兰微微拉长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无辜,“不找到的话Me也会被诅咒诶。”

    【枫陌玉:不过那个花纹小哥说的话可信吗?这种情况还是不要随便相信陌生人比较好吧,而且那小哥一开始明明还恶狠狠地蹬着你诶。】

    “撒,”弗兰耸了耸肩,最终还是踏进了昏暗的走廊,“如果不能信,那我们就自己调查,这是阿纲哥说的。”

    而且身为幻术师,分辨谎言本来就是他们的工作,也是他们所擅长的,

    虽然还是比不过超直感就是了。

    礼服具体在哪里并没有准确的信息,不过暂时来说除了吸血鬼本人的卧室外,其他地方都是安全的,其中一件礼服应该是在吸血鬼的卧室,只能先收集其他礼服然后再想办法了,

    用幻术的话也不知道行不行,这次的吸血鬼好像很强的样子。

    而主世界那边,

    在弗兰开始寻找“礼服”的时候,七也终于确定了那种熟悉的感觉,

    “原来真的和吸血鬼有关啊。”七,也就是血族纲撑着下巴打量着弗兰那边的城堡,那种风格的城堡的确和传承记忆里的很像,但是......他记忆里的吸血鬼可没有那个故事里的那么......让人心情复杂。

    不过他身上的血族血脉是另一个世界的血族始祖的血脉,受到的传承记忆也是血族始祖的,那位始祖对于自己的“子孙后代”们的故事好像不太感兴趣,虽然有听说的确有吸血鬼爱上人类的传闻,但因为始祖本人不感兴趣的原因,所以了解得也不多。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开始他就有种特别的感觉,

    总觉得好像忘了一些很重要的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