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综]阴阳眼女孩 > 第8章 NUX俱乐部
    “小姐?小姐?”

    “啊、啊?您好?”她回过神来,摇下车窗,“怎么了?”

    对方是来收停车费的,见她停下车半天不出来便过来问。

    她这才摆脱灰暗的回忆,拿上手包下车。

    春天的到来宛如一剂良药。融化了结冰的汉江水、吹绿了两岸的柳树。王绮看着树梢叽叽喳喳的燕子,笑容温柔得似乎要滴出水来。

    最喜欢春天了。

    “嘿!”突然她的左肩膀被拍了下。

    转过头来一看。这人比她高大半头,黑色口罩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带着黑框眼镜的眼睛。

    狐疑地盯着他。这人谁啊?认识她吗?

    对方眼睛瞪得老大,很不可思议的样子,把口罩稍微退下一小点。“我是朴灿烈。”

    现在的明星为了不被人认出来真是太拼了……歪头,“您家又出事了?”

    不能盼别人点好吗?他扶额,“我家好得很,出来买点东西结果就遇到你了。”

    “哦。”应了一声,刚想走却被他拉住胳膊。

    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她,“那个、关于……徐宝娥。我想知道更多的事情。”小心地打量周围的环境,推了推墨镜,“走吧,我们去咖啡厅聊。”

    他与咖啡厅老板是老相识,老板长相俊朗,笑起来无端勾人。饶是身边常年有岳铭、邢溪这样的高品质帅哥,她还是不禁多看了几眼。

    “灿烈,这是——你女朋友吗?”

    “不是啦!”朴灿烈赶紧摆手,坐进了最里面被绿植挡住的卡座,刚坐下立马解除武装露出脸来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

    老板将菜单交给她,“想吃些什么?”

    摆摆手,“不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这个老板的眼睛在她的水晶手串上停留得过久。下意识地将袖子向下扯遮住手链。

    他依然笑着,“那喝点什么吗?”

    “那就一杯热巧克力好了。”她其实并不渴,点杯东西捂捂手也好。

    朴灿烈点了一杯美式咖啡,两个人便相坐无言。他交叉手指显然并不自在。这时候正好放了一首Lana Del Rey的《Never Let Me Go》,悠长的曲调衬着昏黄的灯光格外暧昧。

    把她叫来又不说话是想怎样……既然他不说话那她先开口好了,组织了半天语言憋出来一句:“你想让我从哪里讲起?”

    “就从你们怎么找到凶手说起吧。”

    她把他们三人动用一切高科技手段就为找到他的事情详细地告诉了他。他听得认真还时不时地点头,也给了她讲下去的动力。

    等讲完已是口干舌燥。

    他满怀期待地问道:“那徐宝娥最后见没见到她妈妈?”

    “见到了。我们和她妈妈讲了真相,警方将尸骨交给她了,据说她简直哭成了泪人——你怎么知道她想见到妈妈的?”她有点奇怪。

    “其实,她曾经出现在我梦里过。”

    朴灿烈每次被鬼压床都会看到一个穿着校服的女生站在电视墙前,她总是说:“求求你帮帮我。”“我想妈妈了。”

    “我一直不信这些的,你知道的,关于鬼怪之类的。”

    “你没听过阿娘托梦给密阳府使找凶手的故事吗?中国古代还有聂小倩托梦给书生让他安葬自己后还魂于骨与书生结为夫妻。她一定是很想很想让你完成她的愿望吧。”

    咖啡的蒸汽迷蒙了他的眼睛,王绮的模样变得模糊不清。

    她抑扬顿挫的声音似从远方传来。

    “民间传说不是空穴来风——魑魅魍魉可是真实存在的。”

    而她就是他们的代言人。

    …………

    两人聊完已是该吃午饭的时候,他还有工作,她则继续逛她的街。已经不知道多久没逛过街了,在英国学经管时她每天公寓、教学楼、食堂三点一线,打扮的标准停留在能出去见人就好的水平。

    回到韩国后,在机场看见王裕,他嫌弃地打量她后来了一句:这丑丫头是……?

    “王裕真是、向来狗嘴吐不出象牙。”她边碎碎念边拿起货架上的羊毛大衣,又拿了两条裙子,“人靠衣装而已嘛。”

    …………

    王绮到NUX的时候是八点四十。

    这家位于益宇高中两条街外的俱乐部是她同学们的最爱,高消费、高标准的理念非常符合那些富N代、官N代的要求。

    来的人非富即贵,就是没眼熟的。有几个不长眼的男人来搭话,都被她不冷不热的态度弄得没了兴致。

    赵美允正在和一个女生说话,看到她立刻迎了上来,“王绮!”

    这一声如石子投进深潭,激起阵阵波浪。不少人都看了过来——王绮可是当年的风云人物,最著名的事迹就是她爸爸王裕给学校捐了一栋楼,年年奖学金,跟吃了炫迈一样地跳级,用了四年读完初中和高中的课程。

    “你来了。”赵美允开心地挽过她的手臂。

    这么多人啊,王绮暗暗叫苦。这时已有五六个人围过来,有人把名片递给她说望她转交给她爸爸。她干笑:“一定一定。”还有人给她倒酒,“来来来,相逢就是缘。干杯!”

    她不该来的,她应该宅在家里的。

    “不要一开始就灌女孩子酒吧。”车银优翘起嘴角,快步来到她身边。

    自然地将酒杯递给他,“好久不见。”

    面前这个神颜少年是她在益宇除了岳铭、邢溪和姜贤珉之外唯一的朋友。

    他举杯,眨眨眼,“乐意效劳。”

    周围的人立刻为这位黑骑士起哄。

    “哟,银优!”突然一个熟悉不过的声音响起。

    她僵硬地看过去。

    岳·骚包·铭身着宝蓝色西装,挂着能迷倒万千无知少女的笑容。察觉到她的目光后也看了过来——四目相对,同时震惊地揉了揉眼睛。

    原来他问她晚上有没有事是有原因的。

    王绮只觉自己嘴角和眼角都隐隐抽搐。岳铭则立刻恢复原来的嘻嘻哈哈,穿过人群慢慢走近。此时一个和岳铭同样高大的身影从他身后闪出来。

    出门没看黄历是个错误的选择,今天一定是个“忌出行”的日子。

    刘正噙着笑容,“阿绮、银优,好久不见。”

    “阿绮”这个称呼是你能用的?能不能不要假装很熟。

    对于别人,他的笑容单纯又温柔。可对于王绮,他一笑简直让她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