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玄幻小说 > 忍界修正带 > 第514章 不要再骗我了
    碎裂的石头,崩坏的大地。

    数十条或死或伤的大小青蛇。

    环顾四周,视线最终在屋杵有些狼狈蛇身上停住,正戴叹道:“你没事就好,这次是我的疏忽,连累你的蛇子蛇孙了。”

    屋杵摇摆蛇头:“是我没能完成你的任务,让这块石头被打碎了。”

    正戴亦摇摇头,没再说什么。

    困住10年的黑绝就这样脱困,正戴说不懊恼是不可能的,但事情已经发生,空空懊恼也没用。

    他更多的是纳闷。

    与其说他是疏忽,不如说他从没想过大筒木羽衣会来救黑绝。

    黑绝虽然挂着辉夜第三子的名头,但和大筒木羽衣羽村完全不是一回事,两方也不可能走到一起。

    大筒木羽衣为什么要救它?

    百思不得其解,正戴只能确定一点,接下来白绝本体那里也要稍稍盯着些,大筒木羽衣未必不会再打它的主意。

    好在白绝本体的所在不像龙地洞这般好找,投入大海后连正戴自己都忘了准确方位,大筒木羽衣想找极乐之匣肯定得系统性搜寻,而这种搜寻,大概率会露出形迹。

    “正戴,来我这里。”这时忽有嘶哑的蛇声在正戴耳边回荡。

    正戴眼神微动,瞬身消失。

    白蛇仙人所居寺庙中,正戴恭敬站立,致歉道:“对不起,白蛇仙人,这次给龙地洞添麻烦了。”

    白蛇仙人嘬了口烟,道:“真心道歉吗?你在心里,没有埋怨我没为你拦下入侵者?”

    “没有没有,当然不会。三大仙地一直中立,我还没那个脸皮让您为我参与进对抗大筒木羽村的阵营里。”正戴连忙道:“您肯让我在这里存放黑绝,我已经很感激了。”

    “这样就好。来的人是阿修罗,真要拦他,我也未必能够做到。不过龙地洞不是随便闯入的地方,我在他的身上,留下了点小礼物,希望你能喜欢。”白蛇仙人沙哑道。

    它轻敲烟袋,点点星火向正戴飘来。正戴一怔,伸手去接,那星火化作白色的蛇鳞,停留在掌心。

    “这是……”正戴仔细打量,惊喜道:“多谢了,白蛇仙人!”

    白蛇仙人强于精神,也即是幻术和感知。它的精神强度足有超过千点,比现在的正戴略逊,但千年来积累出来的小技巧,是要远远超过正戴的。利用精神烙印,它将一端连接在因陀罗身上,另一端连接在正戴手上这片蛇鳞上。

    这东西大筒木羽衣本体肯定能发现,阿修罗存活时也能,但被大筒木羽衣操控的阿修罗,却不能!

    这给了正戴机会,被放走的黑绝很难再抓到,但如果能将大筒木羽衣左膀右臂的另一只也除掉……

    这波极限一换一,就不亏!

    匆匆离开龙地洞,正戴询着鳞片的指示,全速飞行,飞着飞着发现……这个方向,好像有点熟悉?

    这就是他来时的方向!

    “雨之国?还是往那边,鸟之国鬼之国土之国……简直和我来时是同一条直线的往复运动!”

    就在这时,正戴手上的白蛇鳞片忽然隐隐颤动了一下,咔嚓破碎成粉末,随风飘散!

    被发现了!术被解除了!

    正戴身形蓦然一止,这代表阿修罗已带着黑绝去到了大筒木羽衣的身边,大筒木羽衣帮他解了术。

    而鳞片最后的反应,对方所处的位置,大概就是雨之国!

    早有预谋的误导?

    还是在玩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大筒木羽衣就在雨之国,甚至不久前还在自己眼前晃?

    “现在雨之国的人,可就太多太多了啊,根本没办法一一清查。”

    “这样一来,将矢仓、羽高和奇拉比留在雨之国的风险非常大,同时引蛇出洞的可能也非常大。”

    “幻宗加满,轮回眼的获取应该还要8个月左右,到时候可以使用轮回天生,现在的我用几次它也就是虚弱一阵,似乎可以冒点险?”

    “提醒弥彦他们三个一下。”

    被大筒木羽衣无间道玩的,正戴现在只敢信需要修正的人,和那些被他仔细检查过的人了。

    返回总部大楼,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的归来。为免大家陷入互相猜疑中,刚刚有几分五村联合的趋势又土崩瓦解,正戴选择性地说了些东西,将会议引回了正题。

    更多的,等私下再说。

    ……

    雨之国某角,低矮建筑中。

    一戴着面具的男子随意地坐在椅子上,身前阿修罗化作一颗求道玉球体,融入他的体内。

    “黑绝,好久不见了。”

    石头中不知年月,黑绝仔细看了看对面人的身形,悲伤道:“哥哥,现出原本的体型,我已经知道你是正戴了,不要再骗我了。”

    大筒木羽衣顿了下,呵呵笑了两声:“被封印十年,虽然对我们的寿命来说不算什么,但对日新月异的局势来说,你错过的太多了。”

    “我不是正戴,这已是忍界公认的事实。正戴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哥哥,不要再骗我了。”

    “……”大筒木羽衣默了片刻:“算了,之后你慢慢去了解,小心点别再被抓住了。现在,我说你听。”

    “我目前还没有恢复封印母亲时的力量,而正戴却已成长到我鼎盛时期的水准。但他不是我,也不是羽村,和母亲更没有瓜葛,作为纯粹的普通人,他成长到这种程度并不合理,所以我怀疑他就是当年……母亲所恐惧的敌人!”

    “因为他的存在,我夺取母亲力量的计划已全部被打乱,想再成功的可能,已微乎其微,所以你我已没有根本性的矛盾。”

    “而相反,正戴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他如果要回收母亲的力量,我和羽村都是他必须对付的。”

    “羽村出了些问题,短时间内恐怕没办法与我联手对付他。我自己又很难彻底解决他,唯有借助母亲的力量,或者说借助你的力量!”

    “你可还记得,自己是如何诞生的?当年那一战,我勉强剥离了母亲近十分之一的力量,同样剥离出来的还有一丝意识,那便是你!”

    “母亲的那些力量,只有你才能使用出最佳效果!我将它存在一个没人能找到的地方,关键时刻,需要你来对正戴进行致命一击!”

    说完这些,大筒木羽衣停了一会儿,等黑绝反应,然而却只得到了一句:“哥哥,不要再骗我了。”

    “……”

    半晌沉默,大筒木羽衣深深地吸了口气:“滚!滚出去自己了解情况,我等你的答复!希望你不会蠢到自己再撞回正戴身上!”

    “哥哥,不要再骗……”

    “还有!”大筒木羽衣打断:“如果你肯配合,宇智波斑的灵魂,在战斗后我可以解放。”

    黑绝的神态终于变了变。

    “你对主人做了什么?!”

    忍界修正带

    忍界修正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