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苏醒的神明最新章节!

    当然,在这其中也有一些不小的问题,首先便是对于零部件的定价,最开始定价是完全按照军镇中生产一个零部件的价格去订的,后来证明这个价格实在是有些高了,因为军镇中的职业匠人,他一个人要完全制作一把枪,是非常困难的,因此零部件才会那么的贵,而在乡村之中,他一个村子的人,有可能只做这一件,熟能生巧,他不需要去思考其他零部件怎么做,这速度自然快得多,时间成本也少得多,这定价便有些高了。

    这本来也没什么,这点钱对于易魁洛如今的大计划来说,并不算特别的多,但关键的是,随着零件的制造,许多农民从中看到了有利可图,竟然不再耕地,而是将家里面全部的人手都用来做零件,这可是农业社会,粮食是一个国家的根本,若是粮食没有了,有再多的枪也没有,除非你能够凭借这些武器,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或者是利用这些武器去抢夺更多的粮食,不然等于是自毁长城。

    而这些火枪,虽然可以提高易魁洛的作战能力,但对于国家如今的战争而言,是很难短时间内就进入到敌人的领地上去的,因此自己生产的粮食便是本国粮食来源的最大关键,这些农民不种地而去弄零部件,这自然是各个地方的贵族和官员所不能够容许的。

    他们这么做,其中的原因自然是因为零部件的制造有利可图,倒不是说生产零部件真的这么赚钱,其实也没有,按照市价,零部件的价格其实是很低的,毕竟如今易魁洛也出不起这么多的钱去买这些零部件,在军镇的生产,也是一分价钱一分货,不可能有多余的利润,毕竟这是战时,但一来一个村子只生产一个零部件,因此效率提高不少,另外一点便是在易魁洛,零部件的买卖用的可都是真正的货币。

    而这对于农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这就涉及到如今易魁洛的收税制度了,在易魁洛的农民政策里,税收无疑是十分重要的,而在这其中,大部分的部族采取的都是只收钱币,而不收货物的方式,但钱币对于农民来说,是十分难以得到的东西,毕竟许多农民一辈子都有可能离不开农村,最多也就是到附近的集市上去买些东西,因此他们想要获得货币的渠道是非常困难的。

    这就带来一个巨大的问题,这些农民在丰收之后,便要面临到缴税的义务,而领主并不收取货币以外的财产,这样一来,他们自然只能够把自己辛苦种出来的粮食拉到周围的集市上去卖,卖掉之后变成货币,然后再交给领主,从而完成自己的义务。

    懂得一点点市场经济的人立刻便可以明白其中有多少的弯弯绕绕,这么多的农民在秋收之后卖粮,其结果自然是粮食的价格大幅度下降,从而导致原本应该值多少钱的货物有可能最后卖出的价格不到原本价格的一半,这对于农民来说,无疑是另外一种剥削。

    而领主们为什么要允许这样一种剥削么,这其实是因为领主在其中也有着巨大的利益,一方面直接收购粮食是没有必要的,因为领主有自己的土地,而在这上面有大量的奴隶,这些奴隶所种植的粮食完全够领主及他的军队使用了,只要不遇到打仗等问题,粮食是绝对够用的。

    这些自耕农的土地种出来的粮食,对于领主们来说,就有些鸡肋了,如果他们直接收,那么就还需要花大量的钱去新建粮仓,然后去储存这些粮食,这本身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因此许多领主便会跟附近的粮商签订协议,由他们去收购,然后换成金钱直接交给自己,从这之中,粮商也会给予一定的利润给领主,从而让领主得到一点甜头,这种方式,对于领主来说无疑是非常方便的事情,所有的工作都有粮商和农民自己去完成,而他只需要去收税就可以了,非常的方便,其余的工作都不需要做。

    但这样的做法,无疑伤害到了农民的利益,在人族也同样是如此,因此人族便改变了政策,从原本只收货币的方针改成允许直接收购粮食,如果是一些贫穷的地方或者是山区的话,则可以根据他们当地的特产进行征收,通过这种方法来减轻农民的负担。

    但人族能够这么干,其他部族却不能够这么干,尤其是小型部落,因为他们真的很穷,即便是贵族和大地主,也没有这么多的钱去兴建大规模的粮仓,以及没有销路去把这些粮食卖出去,要知道,这些粮食可不仅仅是米和麦子,这些东西的保存相对比较容易一些,只要干燥和保持一定的温度就可以了。

    可如今易魁洛的大宗粮食是土豆和玉米,这些东西想要保存是很困难的,如果保存不当,只需要几天的时间,他们就会发芽,然后就不能够再吃了,这对于小型部落的领主们来说,实在是过于困难,只能够卖给粮商,由他们通过技术来将这些农产品制作成副产品然后去卖。

    大型部落和中型部落要稍微好一些,通过这几年易魁洛的改革,他们的口袋里面逐渐有了一些钱,同时受到人族爱民思想的影响,因此在对于农民方面也开始给予比较好的态度,比如直接给粮食也行,或者是把自己织布卖给领主都可以抵价,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而小型部落就不能够这么做了,而如今便是这样的情况。

    种地的所得实在是太少,然后又要换算成钱币,一年辛苦下来,自己所能够得到的只有极少的一部分,这还是土豆玉米等农作物普及之后的结果,他们起码一年到头,如果没有什么大灾大难,还能吃几口饱饭,若是放在以前,即便是太平年景,也必然是要饿死好多人的。

    易魁洛终究是贵族统治下的农业封建社会,在这个社会,最底层的农民自然是受到了层层的剥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经济基础没有丝毫改变的前提下,想要改善民众的生活,无疑是痴人说梦,即便如此,如今的农民也绝对是这片土地上活的最好的一代农民了,相比起他们的父母,衣衫褴褛,如同野人一般的生活,他们起码还能够吃饱饭,在庆祝主诞生的时候,还能够换上一身新的衣服,这在以前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但谁又不想让自己的日子再好一点的,对于幸福生活的追求是人们最为基本的生活动力,吃不饱饭想要吃饱,吃饱了就想吃点菜,有了菜就想要有肉,最好饭里面有点油,这是每个人生活的美好愿望,而制作零件便是能够达成这一愿望的途径,这些零件的价格并不贵,一个零件的收购价,大约也就相当于易魁洛货币的零点三,是十分便宜的,但这可是真金白银,能够拿去缴税的钱,因此农民的激情立刻被释放出来,甚至许多农村都开始不种地,而是全力以赴的在拼着做零件。

    甚至还有一些比较聪明的农民,还发明出了三班倒的制度,让一个村子里的人集中起来,不停的做,二十四小时的工作制度,不得不说,只要有了利益可图,无论是谁都能够激发极大的积极性,但议会却不可能对此熟视无睹,面对农民爆发出来的超常积极性,议会赶忙开始降低零件的价格,同时开始派出骑兵去挨家挨户的通知,地还是要种的,零件也要做,但必须要平衡。

    为了防止一些人继续陷在其中,议会还下达严格的命令,到时候议会将根据往年的粮食出产进行核算,如果今年的粮食生产相比起去年出现异常的波动,那么当地的村长就要受到十分严厉的惩罚,这样一来,才总算是让民众将重心重新放到了田地上去,也让议会舒了一口气。

    同时这件事也让民众意识到经济到底有多么的重要,原本在易魁洛的贵族们心中,经济便是出口贸易,然后赚取财产,这是一条不错的道路,可财富竟然能够让农民如此疯狂,这让许多人的心中生出了别样的心思,因此而催生出了新的商业模式,那就是农民工进城。

    既然农民想要更多的钱,甚至为此愿意放弃耕地,那么为什么不让他们直接进城打工的,许多商家都想到了这一件事情,如今易魁洛的商业蓬勃发展,生产的货物远销各国,尤其是香料,葡萄酒,瓷器,茶叶等货物,更是让易魁洛的商人享有黄金搬运者的称呼,但碍于生产力有限的关系,许多东西生产的数量极为有限,而城市中的人口是有限的,且大多是手工业者,他们的价格非常的昂贵,而农民则不同,他们在农村的生活十分的辛苦,且一年到头来收成也是看天的,如果老天一个不顺心,一场大洪水,或者是一场大雪灾,一年到头辛辛苦苦也就白费了,而在城市里面做工,则要稳定的多。

    天气的影响并不大,但这一项提议最终还是被议会所否决,毕竟如今是战争年代,维持住如今的商业局势已经很勉强,若是再把农民送到城市里,那就更加会让城市变得混乱,如今的城市,核心人口不过二三十万人,若是盲目进行增加,突破一百万不过是尔尔,而易魁洛并没有治理这些大城的经验,短期内必然治安会有所败坏,和平时期或许可以,如今可是乱世,自然不可以这么做。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十分重要,那就是如今农村还没有到农民没有土地的地步,这些农民都是有土地的自耕农,让他们进城是十分没有必要的等再发展个两三代,农民的孩子无法再从自己的父辈,祖辈那里分到土地的时候,再进行改革,这无疑才是最好的,到那个时候,即便农民不想进城,也必须要让他们进城了。

    更何况,领主也不会答应这一点,虽然自耕农相比起佃农和奴隶来说,对于领主的帮助并不是特别的大,毕竟他们的所产并不直接归属自己,但好歹也是要向自己缴税的,在这种情况之下自然自耕农也是越多越好的,而贵族们前段时间才刚刚被议会剥夺走了一部分的权利,如今再这么做,无疑等于是在逼反他们,因此议会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做,这件事情便被延后了。

    不过这种新的生产模式倒是被不少有心人记住,许多人纷纷开始在自己的部落之中开始生产,就按照如今这种方式,通过零部件制作,然后再通过零售价格的方式进行收购,至于销售则交给商人们去做,反正各个部落都有自己的商队,他们也可以十分的省心。

    对此议会并不发表任何的意见,领主们从土地上失去的,自然是要从其他地方拿回来的,而他们这么做,也能够促进商业的发展,议会能够有什么意见,只要不动到国家的核心利益,随便他们怎么去折腾,议会也不管怎么管的。

    而就在这样的紧张培训,训练和生产生活中,火枪和火炮的制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新制作的火枪沿着新建的道路被运送到军营之中,开始装备部队,崭新的服装穿在他们的身上,让他们显得英姿勃发。

    因为如今军队的正规化,军服自然也提上了日程,而在此之前是没有的,不仅仅是易魁洛,便是矮人帝国也是没有的,军服往往是按照各个贵族自己的习惯来制作,等到上级领主有需求的时候,每一位领主带着自己的军队进入领主的土地,然后以自己的部队作为一个支队,大一些的地主便是自己组成一个支队,小一些的地主则联合起来组成一个支队,进行打仗,这就是如今的战争,而军人的衣服,也是乱七八糟,有钱一点的穿的便体面一些,如果是王室的,那就更是精兵利器,恨不得在武器上镶金也是有的,若是穷一点的领主,则只拿着一杆枪便也赶上,甚至三五人合用一把枪的也不再少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