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爷爷。”

    师亦声音渐渐响了起来, 他声音里冷清被他刻意淡去了一些。那声音显得有些软软, 像是羽毛轻飘飘地落在心尖上一样。

    周围一下子便变得安静下来,在场所有人表情上都出现了某种微妙变化。他们神色各异地看着那个明明没有站在最中央却显得极为耀眼少年, 眼神里或多或少地出现了些许波动。

    “那爷爷先走了,你到村子后让他们带你去那个地方哈。如果他们不告诉你话,你就说是我老张让。”老爷爷笑容明显变得更盛了几分, 整个人显得更精神了, “他们节目组很过分,不让我们带你们过去, 但是爷爷不怕他们。”

    继续嘱托了好几句, 老人才慢慢吞吞地朝着他来时那个方向走去。

    在老人走之后, 展露笑颜少年重新恢复成了冷冷清清样子。他模样还是很好看, 什么都不做便可以轻而易举地收获到别人目光。但所有人心里都出现了一些失落。

    其中林风彦变化最为明显,这位年纪轻轻便已经身处高位青年身上气势无端减弱了不少。他略带迷茫地看着自己不住微颤着手,向来面无表情脸难得出现了一些裂痕。

    参加录制嘉宾都没有说话, 随行导演组也极为安静,大家似乎都有点儿心不在焉。师亦他们便是在这种略显奇怪氛围爬上那陡坡。

    不管真实如何, 他们现在身躯都是从小就娇养大, 而且每个人身体都比较疲惫。师亦他们三个是在晚上训练结束后方才从节目组离开,他们连夜赶到了这档节目录制场地, 肖影帝之前又有活动, 等到他和孟单到达这里后, 天色便已经微微亮了。

    节目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录制。

    所以这爬上去路就显得格外艰难和漫长, 等到他们看到那个村子时候, 清晨薄雾早就已经消失了。每个人身上都或多或少有了一些汗水。在村子外围闲聊村民并不诧异他们到来,每个人都笑着跟他们打招呼。

    “那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没有管剧本里面内容,范许声音蓦地响了起来。

    他们是该分开,不仅是因为剧本中就是这样写,而且这三间房屋确实是在三个不同方位。只不过这句话本该是由林程说出来。

    林程眉头微皱,他没有继续用手扇风了。看向范许眼神带了一些打量,他张口欲说些什么。

    不过,师亦声音在他之前响了起来,“那就先分开吧。”

    节目组提起来心重新放了下去。虽然师亦声音不带有丝毫强硬意味,但林程态度立马软了起来,变脸极快地疯狂点头。

    其他人也都没有什么意见,三支队伍在此刻分开。想到之前那位老爷爷话,师亦想了想,然后朝离他们最近一位老爷爷走了出去。

    “爷爷,你知道这个地方在哪里吗?”师亦从范许手中拿过来了地图打开。

    “知道,你们要过去吗,我们现在就带你们过去。”那位长相有些凶老爷爷声音微柔。

    已经知道师亦这边找房间剧情会崩、但没有想到会崩得这么容易节目组:“……”

    他们发誓,在开始录制之前,他们绝对是和这些村民们沟通好了,对方也都答应了不会给艺人有什么帮助。

    在村民帮助下,师亦和范许很轻松地就找到了那间本该林风彦他们居住房间。在向那位老爷爷答谢后,师亦和范许开始整理他们行李。

    如果林程没有和师亦换,他们来到房间之后便要花费很长一段时间打扫卫生。但他们现在房间很干净,所以两个人很快就把东西安顿好了。

    “师师,我刚才看了看,这间屋子里没有什么可以吃东西。”范许嘴角噙着笑,在和其他四个人分开后,他心情就好像变好了不少。

    只是这种笑容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他一转头,就看到了林程他们。

    “我们把边已经收拾好了,闲得没事就准备来你们这边看看。”林程态度自然地道,他看了眼范许,接上了他说话,“我们那边也是,没有什么可以吃东西,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一起想想办法,一起解决这顿午餐吧。”

    在录制节目时候,这种请求当然是不好意思拒绝。

    看着那笑得一脸灿烂林程,范许眼神冷了很多,他淡淡地看了节目组一眼。

    “好啊。”

    语气委实听不说来多少欢迎。

    浑身颤了一下节目组面上毫无表情,内心欲哭无泪。这是他们第二次感到委屈了,按照他们给那张地图,再加上那间破破烂烂房间,林程他们根本不可能那么快就过来。

    但问题就是,林风彦是投资人。

    在刚分开不久后,那个一直还十分尊重节目规则青年突然看了他们一眼,直接开口询问他们那间房子在哪里。

    秉着不能得罪投资人想法,他们只好告诉了林风彦。然后在到达目地后,他们就再次被指使了去打扫卫生,紧接着,就在林程要求下把他们带到了这里。

    完全没有休息过。

    最重要是,他们还不能表现出来,只能腆着脸让林风彦他们补拍了几个正常镜头。

    心里哭唧唧,节目组人沉默地看着林程和范许他们对话。

    “我之前有看到一条小溪,里面应该有一些鱼什么。我准备过去看看能不能逮到什么。”林程像是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一样继续说道,“或者,我们去隔壁村民们家里借一些食材?”

    “那就分开行动吧。”林程这话是朝着师亦问,但一边范许却极快地答道,“我和师师去借食材,你们去那条河看看情况。”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才慢悠悠地补充道,“我和师师都比较怕水,有点儿不太想要去那边。”

    突然被提到师亦抬眼看了他一眼,他睫毛轻颤,并没有否认。

    林程笑容僵了僵,他深深地看了范许一眼,像是想要看清他内心真实想法,“好。”

    “那咱们就开始行动吧。”范许朝着师亦温柔笑了笑。

    “嗯。”师亦轻轻点了点头,他跟上了已经走出去范许。但在踏出房门时候,师亦看了林风彦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他错觉,师亦总觉得林风彦看向他眼神有些奇怪。

    因为林程这些表现而对他产生了不满?

    想到这里,师亦眼眸微垂了下,他安静地跟着范许走去了最近一家村户。

    出乎意料地顺利,在范许说明了来意后,那家村户就很热情地递给了他们一大堆东西,而且完全推脱不掉。

    甚至于,还因为拿不了而给他们装进了一个木筐里。

    师亦他们很快就返回到了自己屋子里面。

    那端范许在处理食材,师亦便拿着手机看他们这次舞台公演要表演那段视频。他看得很认真,连续看了好几遍,当他差不多把歌词都记住时候,师亦抬眼,“哥,我要不要去叫一下他们?”

    “不用,你不知道那条小溪在哪里,万一不小心迷路了就不好了。”范许摇头,他刀切得案板哒哒哒响,“他们一会儿就应该回来了。”

    “嗯。”

    点了点头,师亦继续低头看着那段视频。

    除了范许处理食材声音,房间内出乎意料安静。师亦专心致志地看着视频,把他心神换回来是节目组突然响起一道惊呼声。

    “什么,林程那边出事了?”说话是一个长相甜美少女,“随行医生不在这里啊,他刚刚没有和你们一起走吗?”

    “我现在马上联系他。”不知听到了什么,少女面色发白了些,她急急忙忙地拿起来了传呼机,“大家,不好了,出事了,有谁看到随行医生了吗,看到了话让他赶紧赶到小溪边。”

    一边说着,她又急急忙忙地拨通了一个电话。

    出事了?

    师亦眉眼微皱。

    林程是玩家,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出事。

    “能带我去小溪那里吗?”压下心里一些疑惑,师亦随便找了一个工作人员。

    那名工作人员明显是愣了一下,他下意识地就想要拒绝。但在和师亦眼睛对上后,工作人员瞳孔微缩。

    脑海里理智那根弦崩开,等到工作人员意识到时候,他已经点头应了一声好。

    困惑地摇了摇头,工作人员咬了咬牙,最终还是领着师亦去了那个地方。

    “根据网上说,现在就要吮吸他伤口上毒血了。”现场显得格外慌乱,说话是一个神情有些慌张青年,他咽了咽口水,“这网上真可信吗?我有点儿怕。”

    “现在也没有别办法了,只能先试一试。”另外一个人面色也十分难看,“我天啊,那个医生是怎么回事?怎么在关键时刻就不见了。”

    林程被毒蛇咬了,而且那条蛇所带毒素很厉害。

    大致看了一眼,师亦便辨认出来了面前状况。

    眼睛里面闪过一些思索,师亦看向了同样走过来青年,“肖影帝。”

    “我们家在附近,听到动静后我就赶来了。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吗?”肖影帝似乎因为眼前场景怔了一下,他表情出现了一些担忧和慌乱。

    今天发生一切太巧合了。

    先不说林程为什么那么轻易地就会中招,这里竟然刚好就出现了毒蛇,而且那位随行医生还刚好不在。

    巧合到很像是有人动了什么手脚。

    玩家身份很特殊,就像师亦一样,在进入副本后,系统会自动给玩家安排一个合理身份。样貌、姓名都会变成自己,nc记忆也会被更改。

    不同是,玩家手里是有着某种特权,空间里面某些道具是可以共通。

    “好像是被毒蛇咬了。”师亦面上什么都不显地回了他。

    而那一端,林风彦正慌乱地打着什么电话,之前那位青年已经在催促下蹲在了倒在地面上林程面前。

    他做了很多心理建设,旋即微颤着闭上了眼。汗水往下不停地流着,就在青年即将开始时候,他听到了一道声音。

    “等一下,你这样做,稍有不慎,自己也会中毒。”

    青年微怔地抬头看着走过来师亦。

    少年还是那副清清冷冷样子,即使看到这样场景,他眼神也依旧没有泛起涟漪,让人下意识地就生出了一种心安感觉。

    他就怔愣地看着少年皱起来了眉头,“这些伤口是谁处理?”

    “我按……按照网络上所讲办法弄。”

    青年发现师亦眉头皱得更厉害了些,但他声音却没有什么责备意味,“有一点小问题需要补救一下。”

    哎?

    青年微怔,他眼睁睁地看着师亦随手从自己衣服上撕下了来了一条,然后将其绑在了林程膝盖上。

    在之前,青年也曾用布条绑过一次,但绑出来样子几乎和师亦形成了鲜明对比。哪怕在场人都不是什么专业人士,他们也能发现师亦方式应该是正确。

    “有刀吗?”

    “有有有。”

    青年急急忙忙地将刀递了过去,只是下一秒,他就愣住了。

    少年突然变得很认真,那双向来平淡眼眸因为专注而带出来了些光,好看像是在蛊惑人灵魂。

    林程伤在小腿上,为了处理伤口,他大半只腿都露了出来。在场所有人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少年专注地看了大腿好一会儿,旋即动作极为利落地朝着一个地方刺了过去。

    黑色浓稠鲜血瞬间冒了出来。

    “疼吗?”师亦朝着林程问道,因为之前耗费了太多精力,师亦声音变轻了很多,竟然显得有些温柔。

    “……还好。”林程下意识地抬头,他试图消化看到一切。

    这个少年救了他。

    他怔怔地看着对方眼睫微颤,然后看着对方微皱眉慢慢地靠近了他。

    很近很近,呼吸都快要喷洒在脖子上,林程能够很清楚地看到对方眼角那颗泪痣。

    心跳变得越来越快,好像要跳到外面去。

    然后,林程就发现对方将自己手放在了他心房处。

    微凉触感顺着接触处流经四肢百骸,这种温度并没有减弱里面炙热,反而让其更加滚烫。林程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毒素没有继续蔓延,没事了。”

    师亦声音在耳边响起,林程看着对方准备把手收回去。但突然地,对方好像察觉到了什么,手突然顿了一下,表情微怔。

    他发现自己那不正常心跳了。

    林程突然觉得很紧张,他呼吸越来越快,心里面蓦地生出来了一种诡异甜蜜。

    但很快,林程就如坠冰窟。

    因为他看到师亦眼眸中闪过了些许厌烦,虽然很快,但林程手却猛地抖了一下。

    而另一边。

    一直看着这一切导演突然看向了摄影师,“拍下来了吗,这段拍下来了吗?”

    “啊?嗯,一直都在录制中。”

    “咱们综艺绝对会火,我现在特别确信这一点。”导演喃喃道,“我看人眼光果然很好。以我多年经验,我敢保证,只要这段播出去,不管师亦现在名声有多糟糕,他绝对能涨一大波粉,说不定能够直接成为顶流。还好合同已经都签好了,不然就糟糕了。我果然很明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