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基建狂潮 > 64、谁更倒霉?
    随着瑞帝城和白帝城的部队越来越靠近,怎么应对这次麻烦就成了比较紧急的情况。

    庄禹和少昊商量了很久,然后带着小皮帽,羽毛头,还有一群黄沙部的人离开了赤帝城,向风沙中走去。

    当然,四季战族的八大战将肯定是要跟在庄禹身边保护的。

    金蜈部的一群小萝卜头还想跟着,小包裹都准备好了,不过被庄禹阻止了,这一次,他们的任务是比较艰难的。

    庄禹看着眼巴巴的一群小萝卜头道,“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你们要和赤帝城的孩子一起,好好锻炼。”

    小萝卜头们有些不舍,因为他们一直都是和庄禹呆一起,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分别,“那禹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庄禹想了想,“大概十天。”

    无论成功或者失败,十天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一群小萝卜头依依不舍的送庄禹他们离开,“等禹哥哥回来,我们的火术练得肯定特别好了,吹得笔直,保证火球不中途掉下来。”

    ……

    庄禹他们是根据黄沙部传回来的消息不断靠近瑞帝城和白帝城的部队。

    因为有望远镜的存在,侦察轻松了不少,消息传送回来得也特别及时。

    可以说,瑞帝城和白帝城的一切行踪都在庄禹他们的掌握中。

    反倒是瑞帝城白帝城有些睁眼瞎的感觉。

    “我们的先遣部队,怎么什么消息都没有传回来?”

    “他们手上不是有正确的地图吗?”

    黄沙漫漫,瑞帝城和白帝城的部队讨论着。

    瑞帝城领队的是千手一族的千手桐,是一个十分隐晦的男人,脸上一道伤疤横跨了整个面部,这是狩猎时被凶兽抓伤的,让他看上去带上几分凶悍的气息。

    白帝城带队的人是力牧,庄禹也认识,曾经在桐山的时候,这人还帮他劈过木板。

    “这一次是我们瑞帝城和白帝城联手,无论如何也不能失败。”千手桐阴狠着脸说道。

    力牧却有些心不在焉,说实话,他对赤帝城的感觉是十分复杂的,又或者说,对他们曾经的大·法·师心情是十分复杂的。

    大·法·师虽然烧了他们白帝城八百里猎场,让白帝城颜面尽失,但别忘了,白帝城也是因为大·法·师才解决了水源问题。

    现在,白帝城还用着大·法·师教打的井,用着大·法·师的那一套自来水系统,而且,他们白帝城根据大·法·师教的方法,也开始慢慢烧制出陶器了。

    看到这些对他们白帝城影响深远的东西,不可能就那么轻易的忘记那个少年的。

    而且怎么看,大·法·师对他们白帝城都算不薄,私底下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偷偷讨论着,虽然白帝已经下令就当没这人。

    不仅仅是力牧,在白帝城,也有很多人和他一样,对大·法·师的态度十分复杂。

    这一次攻打赤帝城,不少人就出来反对过,在他们没有理清和大·法·师关系之前,不要轻举妄动。

    但白帝的命令,他们又不得不从。

    整个部队,基本都是瑞帝城的人在说着如何一雪前耻,如何将赤帝城打得翻不了身,让大地上的生灵看看得罪他们的厉害。

    而白帝城的人,就显得有些沉默了,心情之复杂,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才明白。

    大·法·师在他们白帝城的时候,正好是白帝外出未归的时候,白帝对大·法·师没什么接触没什么感情,可他们有啊。

    他们和大·法·师之间虽然有怨,但至少还没到互相攻打的程度。

    力牧觉得这个千手桐实在有些烦人,他们白帝城都按照计划在行动了,瑞帝座下的千手一族还不断的指手画脚,真将他们白帝城的部队当手下了

    有些烦人的准备离这人远一点,清静清静,但,突然间,沙漠的风沙似乎就那么停了下来,让死寂的沙漠变得更加的死寂。

    力牧眉头一皱,右手抬起,“停。”

    部队停了下来。

    千手桐阴着脸问道,“怎么了?”

    力牧看向四周,“你不觉得这里太安静了吗连赤地独有的风沙都停了下来,似乎畏惧着什么不敢靠近。”

    千手桐一愣,“你多虑了?这赤地的风沙本就没有什么规律,它还能畏惧什么?”

    力牧摇摇头,“赤地的风沙虽然肆无忌惮,但也有畏惧的东西,比如赤帝座下,以沙之术闻名的黄沙一族。”

    千手桐皱着眉,也向四周看去,但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现。

    力牧心道,难道是自己弄错了?

    正在这时,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力牧大叔,好久不见。”

    那是一个长发飞舞的少年,脚踏蓝色的大鱼,手上拿着一只竹箫,脸上带着说不出味道的笑容,出现在部队前面。

    整个部队都震动了一下。

    “赤帝少君!”

    “大……大·法·师!”

    如果说庄禹以前还排在众少君之末,默默无闻,那么在他重伤瑞帝麒麟子穷吴,烧了白帝城八百里猎场扬长而去后,他的名声已经大作,开始在大地之上的所有部族之间流传了。

    加上他解决白帝城无人可解的水源问道,教导白帝城制作陶器的事情宣传出去后,他的排名刷刷刷的往上面升。

    那个少年,就那么站在了整个部队的前面。

    白帝城的人喊出口后,张了张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今他们可是来攻打赤帝城的,加上以前复杂到了极点的关系,可以说没有人能理清心里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们现在这样是对还是错。

    力牧看着蓝色大鱼上的少年,也有些感慨,眼中的少年,哪怕面对千军万马,还是如此的风华绝代,原本这少年和他们白帝城有婚约的,原本这少年是他们白帝城人人尊敬的大·法·师……

    如今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除了感慨再无其他。

    千手桐倒是高兴坏了,赤帝少君居然敢独自一人来到这里,要是将他拿下,他们这次的任务就简单了。

    隐晦的给部队打了一个眼色。

    但庄禹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劝你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你们该不会以为我真的会独自一人来到你们面前?”

    说完又道,“难道你们就不好奇,为什么我们能这么清楚的掌握你们的行踪?为什么你们的先遣部队没有给你们传回一点消息。”

    瑞帝城和白帝城的部队皆是一愣,是啊,这不正常,他们在沙漠中行进的路线是不断变化的,对方按理不可能掌握他们的行踪,但……赤帝少君偏偏就这么悠然自得的出现在他们面前,一看就不是偶然,他们的探子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

    还有他们的先遣部队,多久没有传回任何消息了?

    原本准备行动的瑞帝城的部队,也不由得停下的脚步。

    千手桐眉头一皱,到底出了什么他们不清楚的情况?

    庄禹脸上带着悠然自得的笑容,完全没有因为面对的是这么庞大的部队而有什么变化。

    开口道,“也不瞒你们,你们的先遣部队已经投靠了我赤帝城,你们的行踪也是他们透露给我们的,连你们接头的地点他们也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我赤帝城。”

    什么?

    哗,瑞帝城和白帝城的部队一片哗然,他们的先遣部队投靠了赤帝城?这不可能。

    躲在暗处的赤帝城的人,嘴角都是一抽,少君还真是……胡说八道,明明他们的先遣部队已经埋在了沙漠沼泽中,虽然有些不耻瑞帝城和白帝城的为人,但想让他们投降,还真不怎么可能。

    不过,看少君三言两语居然让对方整个部队都有些乱象了,连警惕性都开始放松了一些,还真是一张嘴巴能说死人啊。

    可不正是一张嘴巴说死人,四季战族的八位战将,手挥了挥,黄沙部的人已经钻进了沙子中,慢慢向对方部队的尾部靠近。

    少君说会制造机会,让他们潜伏过去,开始还不知道什么机会,现在算是明白了。

    不过,他们人少,也不是真要和别人的部队硬刚,他们不过是按照少君的计划在进行而已。

    瑞帝城和白帝城的人真的震惊住了,脸上的表情都变了,“胡说八道,我们的先遣部队怎么可能背叛?”

    这是对他们的侮辱。

    但如果不是这样,赤帝少君如何能这么轻松的找到他们?他们的先遣部队又为何不和他们联系了?

    力牧眉头紧皱的抬起头,“如果真如大·法··师所说,那么来这里的肯定就不只是大·法·师了?而是四季战族带着人来围攻我们。”

    众人一愣,对啊,要是真如赤帝少君所言,这么好歼灭他们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会放过?

    庄禹笑了,是啊,这么好的机会,他的确能让四季战族的人,带着部队来歼灭对方。

    但哪怕占尽先机,正面对抗的时候,赤帝城还是得死很多人,而这些人都是他赤帝城的子民,他们有血有肉,有家人有朋友。

    战争是残酷的丑陋的,不可能不死人,庄禹知道这一点,但如果能不死人就将问题解决,他又何乐而不为?

    现在的赤帝城还经不起战争的洗礼,庄禹更明白这一点,一但开启战争,就需要大量的物资和人力,赤帝城根本消耗不起,而且现有的发展也将变得停止,举步不前。

    庄禹看向力牧,说道,“还是力牧叔叔看得明白,我这次的确不是带人来剿灭你们的,而是……”

    庄禹接着道,“而是专门为白帝城而来。”

    什么?

    力牧都愣住了,整个部队也愣住了。

    庄禹继续道,“白帝城才结束水源之困,正是休养生息之时,力牧叔叔,你们真的做好了战争的准备了吗?我赤帝城虽然排在五方势力最末,但怎么也是五大势力之一,真打起来,白帝城真的已经做好了承受这个结果了吗?”

    力牧眉头一皱,大·法·师说得或许不错,但这不是他能决定的。

    不等力牧说话,庄禹继续道,“我这次前来,就是为了让白帝城离开赤地。”

    一但开战,就没有回头路了,哪怕他作为赤帝少君,也不可能罔顾局势。

    什么?

    白帝城的人都愣住了。

    大·法·师是置身前来阻止战争的,阻止白帝城和赤帝城之间的战争。

    他们脑海中不由得想起,那个桐山上的少年,是如何给他们部族的孩子水喝,是如何帮他们解决水源问题,是如何教他们制作陶器。

    他们真的准备好战争了吗?

    心神晃动,身体巨震。

    瑞帝城的人却是心头一紧。

    庄禹好笑,没想到他也有用到嘴炮的一天。

    就不知道,他这嘴炮能不能有点威力了。

    力牧心里一叹,大·法·师说出来的问题,其实也是白帝城现在的问题,白帝城现在已经有两股旗鼓相当的争议了。

    第一就是,大·法·师无论如何都对他们白帝城有恩,他们真的准备反目成仇了吗?一但开战就真的没有回头路了。

    这种想法以小孩子和年轻人居多,毕竟庄禹当时开放桐山,让小孩子们上山喝水,在严重缺水的时候,这些孩子有了水喝,对庄禹的感情非常不一样。

    第二就是,和瑞帝城联盟,他们白帝城才能重现三皇时期的壮举,让天下一统,这种想法以老人和壮年居多,这是他们从小的梦想,现在机会就在眼前,他们很难放弃。

    白帝城的部队的骚动越来越大。

    因为这个分歧在部队中也非常的大,特别是他们进入赤地以后,这个分歧已经明显显的摆在了他们面前。

    原本因为有瑞帝城的人在,他们不好讨论,但现在却被庄禹直接在他们面前提了出来。

    力牧看了一眼,看来他们白帝城的确还没有做好准备,但……

    力牧的手抬了起来,白帝城部队的声音完全停了下来。

    力牧心道,但是啊,白帝和白帝城的野心派已经等不及了,而白帝城的未来是由白帝来决定。

    力牧说道,“多谢大·法·师的好意,不过我白帝城已经下定了决心,我白帝城从成立以来的愿望就是天下一统,如今和瑞帝城的结盟势在必行,所以哪怕战死在这赤地,也是我白帝城的宿命。”

    力牧看向庄禹,“大·法·师请回赤帝城,你是劝不动我们的,看在大·法·师对我白帝城有恩的份上,今日我白帝城不会与你为难。”

    千手桐看了一眼力牧,你什么意思?这么好活捉赤帝少君的机会,难道要放过?

    力牧眼神坚定,今日就和大·法·师彻底划清界限,毕竟以后他们就是敌人了,再这么动摇,将会是白帝城的灾难。

    只是他的话一落,庄禹就道,“且慢,力牧叔叔说我劝不动白帝城,我姑且也这么认为,但连他们也劝不动你们吗??”

    力牧一愣,连和白帝城关系复杂的大·法·师都劝说不了,其他人又怎么可能?

    但立马,力牧的两只眼睛都缩了起来。

    风沙中,有三只巨兽走来。

    为首的是一只庞大的熊怪,熊怪上站在一个提着三米石枪,面无表情的巨汉。

    随后的两只巨兽稍微要小一些,一只白鹿悠闲走来,上面坐着一个带着小皮帽的孩子。

    还有一只巨兽,是一只巨鸟,上面同样坐着一个孩子,孩子的脑袋上插着古怪的羽毛。

    力牧手上的石枪都差点掉地上了,整个脸都是僵硬的。

    白帝城的部队更是直接乱了。

    脸上有激动,也有疑惑。

    “少……少君!”

    “白鹿君!”

    “长空君!”

    声音从白帝城的部队中传来。

    少昊站在熊怪脑袋上,面无表情,目不斜视的看着白帝城的部队,然后在哄乱的部队前,说道,“凡我白帝城部队,撤离赤地。”

    什么?

    还没反应过来。

    小皮帽和羽毛头也驾着他们的巨兽上前了。

    “凡白帝城天部所辖部队,撤离赤地!”

    “凡白帝城地部所辖部队,撤离赤地!”

    白帝城的部队真的是大乱了,这和白帝的命令完全相反啊。

    但对面,一个是白帝少君,未来很可能继承白帝之位。

    其他两个,也直接是天部和地部战神之子,很可能就是未来的白帝城战神啊。

    他们白帝城这是怎么了?

    他们现在该怎么办?

    别说他们,连部队的领队力牧都懵了,现在怎么弄?

    除了白帝城的部队,瑞帝城的部队也懵了,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他们的盟友到底什么意思?

    而且……还有一件更让他们不理解的事情,白帝城的白帝不是给他们瑞帝城传消息,说他们的少君是被赤地城掠去的吗?

    他们当时还笑话了好久,连少君都给别人抓去了。

    也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才相信白帝城得多恨赤地城。

    但现在,这怎么看也不像是被掠去的啊?

    而且,连白帝城的战神之子都跑去赤帝城那边了?

    好懵,脑门上全是金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千手桐整个脸都是黑的,猛地看向力牧,“白帝城的,你们最好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传言中,不也是和赤帝少君闹僵了,解除了婚约吗?还和他们瑞帝之女重新缔结的婚约,所以白帝城才和瑞帝城结盟成功。

    但他妈的,这像是闹僵了已经解除婚约的样子?

    这也是这个世界的消息传播都是靠口口相传,很多消息都会被传得似是而非。

    乱,真的乱了。

    不仅仅白帝城的部队,连瑞帝城的部队也乱了。

    瑞帝城的人愤怒的想要一个解释,白帝城的人两边不讨好,当初怎么回事他们清楚啊,是少君眼巴巴地跑去赤帝城的,但白帝怕和瑞帝城结盟失败,所以让人到处散播了假消息,说少君是被掠去的。

    这事儿他们一直憋在心中不敢对任何人说起,没想到现在居然变成了这样……

    这让他们怎么解释?

    这时,庄禹的嘴角高高的扬起,越扬越明显,然后大声喊道,“动手。”

    什么?

    还在激动得混乱无比的部队一愣,什么动手?

    只是想法才一起,在瑞帝城部队的尾部,一双双手从地下的沙里面伸了出来,直接抓住瑞帝城那些人的脚就往沙里面拖。

    只来得及发出惊呼,整个人就被拖进了沙子里面。

    然后鲜血从沙子里面渗透出来。

    突如其来的偷袭,让所有人脸上都是惊恐,都没有反应过来。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瑞帝城部队尾部,已经有四五十个人被拖进了沙子里面,再也没有出来。

    “是黄沙部的沙中斩首之术。”有人惊叫了出来。

    “赤帝城的人,他们在埋伏我们。”

    比刚才更加混乱的情况出现。

    他们刚才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庄禹吸引,又激动的和白帝城的人争吵,根本完全没有发现有埋伏靠近了。

    千手桐的脸黑得更锅底一样。

    但这还不是最黑的,因为庄禹开口了,“谢谢白帝城帮我们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我们才能这么顺利的潜伏过去,合作愉快。”

    什么?合……合作愉快?

    力牧都懵了,他们什么时候合作过了?

    而瑞帝城的人惊恐地看向白帝城的部队,“是你们,是你们配合赤帝城的人,来偷袭我们。”

    白帝城的人也懵,他们没有啊?

    “白帝城的杂碎,你们太狡诈了,此事我们一定会禀告瑞帝。”

    惊恐,愤怒,咆哮。

    场面变成了什么样,没有人知道。

    不知道是瑞帝城的什么人,因为愤怒将石枪·刺向了白帝城的人。

    脸上都是被背叛后的愤怒,如同嗜血的野兽。

    估计,现在瑞帝城的人恨白帝城的人,比恨赤帝城更甚。

    白帝城的人被攻击,不可能不还手。

    有了第一个人的攻击,就带动起了其他人,第二个,第三个……

    被怒气支配的人,估计千手桐和力牧都喊不住。

    这也是这个世间的部队和地球不同,都是各自为战,没有统一服从命令的训练。

    力牧也懵,他们不是来攻打赤帝城的吗?他们怎么就和瑞帝城的人打起来了。

    关键是,此事之后,他们白帝城如何向瑞帝城交代?

    说他们是盟友?他们家少君和战神之子都跑去敌人阵营了,还敢一口一个盟友?说出来鬼都不信。

    力牧想到这里就有些头痛,现在这个情况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他们白帝城这次算是两面不是人了。

    至于现在,力牧大喊道,“撤退。”

    不然他们还真在这里和瑞帝城的人拼个你死我活啊?

    况且,白帝应该不想和瑞帝城交恶的。

    他们现在和赤帝城关系不怎么好,要是又交恶瑞帝城,岂不是两面受敌。

    力牧心里都麻木了,怎么感觉最受伤的到头来是他们白帝城啊。

    至于现在这情况要怎么处理,就让白帝去头痛。

    白帝城的人且战且退。

    瑞帝城的人也怕白帝城和赤帝城的人联合起来坑他们,甚至有些人都在想,该不会是他们白帝城和赤帝城商议好,骗他们瑞帝城进入赤地,好一网打尽。

    但白帝城这时候居然就这么撤退了,那他们到底有没有联合赤帝城的人来对付他们啊?

    现在情况不明且复杂,千手桐也乱了方寸,不知道熟真熟假,只得下令撤退。

    庄禹有些遗憾,居然没有打起来,可惜了啊。

    他这次来是为了阻止战争,所以带的人也不足以追击对方,哪怕刚才去偷袭的黄沙部的人,也是让他们偷袭完就跑,不要恋战,目的只是制造混乱,而不是灭杀对方,赤帝城还经历不起战争。

    这时候,少昊看了庄禹一眼。

    庄禹哆嗦了一下,别看我,我啥也不知道,我才没有故意引起白帝城和瑞帝城的争端。

    这次白帝城恐怕是真的麻烦了,瑞帝城那边一但交代不好,恐怕瑞帝城和白帝城得先打起来。

    白帝城能怎么交代?他们的联盟本就是建立在欺诈之上。

    就让白帝去操心,关他什么事情。

    庄禹眼观鼻鼻观心,他啥也不知道。

    这时,黄沙部巡逻队的跑了过来,“少君,白帝城和瑞帝城的部队都开始向远处撤离了。”

    庄禹点点头,在事情没有具体解释清楚前,瑞帝城和白帝城不可能毫无怀疑的联合在一起。

    只要他们不能联合,就不可能独自一人来攻打同是五大势力之一的赤帝城,因为两败俱伤的唯一结果就是便宜了其他三个势力,哪怕是瑞帝城也一样,想要保持他第一的位置,就不可能和赤帝城拼个你死我活。

    如此,赤帝城至少能平安的度过一段时间,而赤帝城现在最需要的不就是时间。

    庄禹说道,“继续观察他们的行踪,直到他们真的离开赤地。”

    他们这么辛苦的进入赤地,估计也不是那么容易离开的。

    但不离开?

    庄禹嘴角上扬,就让他们见识一下赤地的贫瘠,等他们带的肉食水都没有了,不信他们不离开。

    不能联盟,这是他们唯一的结果。

    然后,庄禹他们开始还回,他们这次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不仅“劝退”了白帝城,庄禹还夹带了点私货,让他们的联盟变得脆弱无比。

    一路上少昊都在看着庄禹。

    庄禹都有些不自然了,“那啥,白帝和瑞帝好好解释一番,也……也是打不起来的。”

    怎么说这话他自己都有点心虚。

    白帝城和瑞帝城打起来的可能不是特别大,但想要彼此相互信任的再次联盟,也不会那么容易了。

    只是让白帝去向瑞帝解释,这脸皮落得就有些大了。

    庄禹偷偷看少昊的表情,他这冷峻着一张脸,是个什么意思啊?

    过了半天,少昊说了一句,“没打起来就好。”

    庄禹心道,是啊,没有战争多好,不过这是最理想的状态,他还是赶紧回去发展他的赤帝城,只有赤帝城足够强大,才真正的能不畏惧战争,而不是像现在,只能靠势力之间的互相牵制,才能勉强维持和平。

    在庄禹他们回赤帝城的时候,那些来赤帝城交易的商队们,也托着货物走出了赤地,返回到他们的部族。

    连这些商人都不知道,他们带回来的货物,将如何震惊整个大地。

    一条旷古绝今的商路,也就此拉开了帷幕。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雪拉比、22114494、怀璧其罪,泱泱其秽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19473535130瓶;养了很多布偶猫50瓶;宝宝不开心30瓶;清行20瓶;35491624、红豆沙小元元、艾c、阿紫10瓶;别打我敲凶、kk.、一只圈地自萌的倭瓜(、蓝色芥末ヤo5瓶;子非鱼、喂3瓶;绯尹、鱼飞了猫呢、墨瓷、阿凡o_o、敏敏敏、千年雨歇、男神赛巴斯蒂安、总攻大人邪魅娟狂酷霸、依依然然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