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基是和他爹闹掰了,又不是和他妈闹掰了,身在地球怎么了,就算在火星,在冥王星,想要见他妈,照样不还是可以见的嘛。

    弗瑞一脸无语:“他要是在火星在冥王星,随随便便哪个星,关我屁事啊,但是在地球,那就关我事好!”

    之前希尔给弗瑞报告说谨欢给洛基弄了个学籍,让洛基去读书的事情让弗瑞不知道该无语还是该觉得轻松,就感觉好像一直被严阵以待的重点看管对象一下子变得积极上进了就很奇怪。而这次谨欢说神后要来,对弗瑞来说就像是等待已久的另一只靴子终于落下。

    啊哈,我就知道,这些神果然还是有问题的,上学什么的,果然还是假象,他们背后到底在商议什么?

    谨欢撇了撇嘴道:“请问你是有被害妄想症么?”

    不是,先别说什么都还没有发生了,这人都还没来啊,怎么就上升到搞事阶段了呢?你这是开了三十二倍速啊,完全跟不上你的节奏啊!

    “那不然这位神后来干什么?”其实说起来倒也不能怪弗瑞有被害妄想症,主要是基本上这些年只要来个外星人,就没有好事儿。就连索尔这样基本上不惹事儿,甚至偶尔还会帮忙的,第一次来的时候动静太大还劈了不少地方呢。

    这些神过于厉害,相比较起来,地球就是个脆弱的需要精密呵护的小可爱,所以弗瑞觉得自己不论多警醒,都是有必要的。

    “那我问你,洛基到地球这么久了,干什么坏事儿没有?”谨欢也不是那种不讲道理,不能共情的人,既然弗瑞担心,那她就摆事实讲道理嘛,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总不能道理都不讲。

    弗瑞细细想了想,“这好像倒是真没有。”可是随即,弗瑞又紧跟着补充说道:“那是因为洛基一直在你眼皮子下面晃悠,被你看着啊!”潜台词很明显了,都都被阁下给盯着了,要是还能干坏事儿,那这位神也不至于被气得离家出走,而是应该直接和他老爹干一架了。这明显的战斗力不够格,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所以啊,我也和你保证,弗丽嘉来了之后我一定全程关注,这样总行了?”这话说了纯属于安抚弗瑞罢了,别的她不知道,但是没有哪个孩子想要好好表现的时候会趁着妈妈在的时候闹腾的。对于这一点嘛,养了这么多孩子的谨欢还是很有心得的。

    “那行。”完全不了解情况的的弗瑞在得到谨欢这一句保证之后也放下心来,在弗瑞看来,谨欢能看得住洛基,自然也能够看得住洛基再加上洛基他妈。得了这么一句保证,他的心就踏实了。

    打发了弗瑞,谨欢和娜塔莎一起跟瑞雯在市中心集合了。

    “我的天啊,我明明说了简单一点就好,可是为什么都这样了还有这么多事情要忙碌,我的上帝,我简直都不敢想象,假如要办一场更复杂的婚礼,我是不是得被逼疯了!”才见面,瑞雯就忍不住先开始倒起苦水来。

    其实,如果瑞雯想呢,大可以托谨欢帮忙,把事情都交给乔舒亚去办,毕竟现在学院那边很多杂事都是乔舒亚帮着打理的。但是瑞雯嘴上抱怨归抱怨,毕竟是她的婚礼,所以她也只能嘴上辛苦心里甜了。

    娜塔莎一开始听她抱怨的时候还想着说要不要帮忙,可是看她那副甘之如饴的架势,没有经验的娜塔莎也回过神来了。

    嗨,恩爱的另类表达方式嘛。只是在她们这些单身狗面前秀恩爱,瑞雯,你不地道啊!

    对此谨欢客气表示,别把我算上,我有一堆娃呢。男人就算了。

    娜塔莎:“……”

    两人顺着瑞雯的口风说了两句,娜塔莎就把话题给拉到购物清单上来了。“怎么样,你和汉克有没有想好要点什么,不说具体的,大概想法呢?”

    以着谨欢的习惯嘛,婚礼啊,别的不说,大红包得先包一个。只是西方这边的婚礼一般却不是这样的。

    基本上都是新人会提前列好一个礼物清单,然后发给到时候会参加婚礼的亲友,各人会分别认领清单上的某一个东西来当做结婚礼物送给新人。

    其实瑞雯和汉克都不是差钱的,先不说汉克这几年的研究发明都有源源不断的专利费,光是瑞雯在埃里克公司里每年能能到拿到的分红就是一笔足够他们下半辈子都衣食无忧的数字了。

    只是有钱归有钱,习俗归习俗嘛,这个也算是众人对于一对新人的美好祝愿,所以瑞雯和汉克还是决定按着这个习惯来的。

    正好他们在长滩那边新购置了房子,现在各种家居用品什么的都还没有添置,瑞雯约她们出来逛街就是想想要自己到底要在新家里添置哪些东西,到时候直接写到礼物清单上就好了。

    “也没什么,就一些基本的家电啊还有一些装饰品,就价格不要太贵,意思一下就行了的那种。”瑞雯来之前已经和汉克商量过了,虽然汉克说了什么都随她,但是他们除了身边这些过于有钱的朋友之外,汉克的家人亲戚那边也有家境相对一般的,所以为了省事儿,他们俩就觉得整体价格都不要太高,尽量都选一些小东西。至于说缺少的其他东西,回头他们自己买就行了,又不是差钱的人。

    都说了要相对平价一点,三人就索性转战梅西百货,开始闲逛了起来。

    “哎,对了,你的一点旧确定了吗?”连着把家电全都确定好了品牌大小之后,三人到了外面的露天咖啡厅坐了下来,歇歇脚也休息一下,等着上咖啡的工夫,谨欢又想起了这一茬来。

    婚礼的习惯是新娘当天要“SethingOld,SethingNew,SethingBorrowed,SethingBlue”,说是这样能够婚后生活幸福美满。这肯定是扯淡没跑,但是也算是美好的祝愿嘛,九十九步都走了,也不差最后这一步,所以瑞雯也是遵循这个旧传统的。

    一点新这个简单,婚纱绝对是新的,一点借和一点蓝就更简单了,查尔斯把他母亲留下来的矢车菊项链找了出来。以着查尔斯的想法,直接送了也没有什么舍不得的,但是规矩是借,那就借嘛。

    唯一的问题就在于这个一点旧上,按照传统的习惯,这个一点旧应当来自于一位婚姻生活幸福,家庭圆满的女士,这样才能带给新娘好的运气。

    这个就没办法了,他们这一摞就没一个结婚的,旧东西是肯定没法了。倒是保不准将来学院里琴她们结婚的时候,还能管瑞雯借东西呢,但是至少现在瑞雯是没有人可以借的。

    “弄到了,汉克的姑妈,她的生活很美满,生了三个孩子,你们懂得,所以他的姑妈会把她的一对耳环送给我,当天我直接戴这个就行了。”要不瑞雯感慨说结婚这些准备过程太麻烦了呢,她这是还往简单里去操办了呢,结果还有着这么多小细节要去注意,真要顺着查尔斯的心意办一场盛大的婚礼的话,瑞雯觉得不等婚礼开始,她这个新娘就要拉着新郎跑路了。

    “你可别在查尔斯面前说这话,我看他这些日子奇奇怪怪的,前两天还和我感叹了幸亏大卫是个男孩子呢。”谨欢听了瑞雯的感慨之后笑着说道。

    瑞雯对查尔斯来说是妹妹没错,可是有的时候,也带着点女儿的感觉。眼看着漂亮大方的妹妹要嫁做人妇,哪怕心里清楚就算结婚,瑞雯和汉克也还是会继续留在学院,并不会去别的地方,可是从心理上来说,就是成了别人家的人了。

    查尔斯是心里明白,可是心里这个弯就是难转过来,对着谨欢嘀咕了好几天才算是勉强转过这道弯来。

    只是查尔斯庆幸了自家是儿子,将来是娶媳妇而不是嫁女儿,埃里克听了这话就崩溃了不是。

    转头看看妮娜,哦,这个还小,早着呢早着呢,不用担心。只是前脚刚轻松完,回头一看,我去,旺达大了呀,好像也是时候谈恋爱找对象了?

    “你们可是不知道啊,埃里克这几天在家里那个神神叨叨的,我真的怀疑这要是旺达谈恋爱了,埃里克得现场就发疯啊!”谨欢翻了个白眼儿,表示女儿控的爹杀伤力真的是太大了,常人根本就承受不来啊。

    作者有话要说:感觉大家今天都是飘着来上班的hhhhhhhhh甚至已经开始盘算起了新年【真的是疯球了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子夜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千雪冰凝、輕微喜悅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